“未熟感”偶像养成记

摄影 | 一星 编辑 | 米杜 新浪图片出品

随着TFBoys、SNH48等团体在中国的大红大紫,一种完全不同于传统偶像和选秀偶像的新型偶像逐渐进入人们视野当中。这种被称之为“养成系偶像”的娱乐形式源于日本,随着二次元和宅文化在中国的兴起,以及网络社交的普及,迅速发展起来。到2016年中国养成系偶像团体总数已超过了30支。

“未熟感”偶像养成记

                                                 文/一星

  第一次见这些女孩,还是三个多月前的一个工作日下午。在偶像学园(Idolschool)的训练房里,六七个女孩和一名舞蹈老师在练舞。素颜的她们看着和许多长得不错的普通女孩没有太大差别。

  作为女团的成员,练舞是日常最重要的一部分,每周末一次的演出,稍有生疏和差错,台下每周必来的粉丝一眼就能发现。这种对歌舞的高要求,使得女团在招收成员的时候,一些女孩在培训期吃不了苦,受不了练舞的强度,自动选择了退出。

  相比于成熟的日韩偶像文化,国内在养成偶像市场方面,一度是非常空缺的。在养成系偶像圈从业的一位资深人士看来,国内本土女团与日本女团的差距,不仅是整个娱乐产业的差距,也是因为日本女团文化发达而导致的竞争性、专业性远远高于国内。就拿舞蹈来说,日本女团偶像会拼命苦练舞蹈和多种站位,可以持续跳舞大半个小时,这看似简单,却是国内很多女团难以做到的,比如体力、练习的熟练度等等,使得不少女团的演出需要用“尬聊”来撑场。

  职业偶像(非歌手、演员)行业不同于一般的演艺行业,有着很低的门槛。通过培训、包装以及成熟的机制,可以让一个什么都不会的素人成为能唱会跳可演的偶像。这种孵化、养成、优化的过程正是许多年轻人喜爱这些职业偶像的重要原因之一——能看着自己喜欢的偶像持续进步和变化,带给粉丝一种成长的、养成的“未熟感”。而同时,职业偶像不同于演艺明星偶像之处,又在于其和普通人之间的亲近感,更接地气,有如邻家小妹。

  一位女团忠粉说:我喜欢这些女孩子是因为她们也像普通人那样不那么完美,有点小脾气,有点小缺点,很真实,但是她们又很努力,看着她们一步步变得越来越好,这种感觉很好。而在偶像学园里拥有高人气的俞璐的粉丝则看着她从一个比较宅的女孩变成一个能说会道,“颜艺”好的偶像,“很不容易”。

  偶像学园成员林张雅,小学高年级时就喜欢日本的女团“早安少女组”。“早安少女组”的成员不过也就比自己大一两岁、两三岁。喜欢了这么多年,她们在一步步变化,自己也在一点点长大,有一种一起成长的感觉。所以当有机会来临的时候,尽管父母开始并不赞成,但她依然努力的一边兼顾学业,一边成为了一名女团成员,希望给自己人生一段不一样的经历。

  接触“偶像学园”女团几个月来,也看了好些场公演。还有印象很深的一点就是这些偶像对待粉丝的态度。一场演出里,偶像成员们要对台下的粉丝深鞠躬好几次,表达感谢。而每次公演结束后都固定有粉丝和偶像的近距离见面机会。女团成员们会展现出最热烈和诚意的笑容对粉丝们不停挥手致意,这里彼此的关系明显有别于明星和粉丝的关系。而在偶像学园这里,还把粉丝昵称为“校友”。

  日本便把粉丝叫客人,表达一种尊敬的意思。所以偶像经济非常强调粉丝体验。从舞蹈歌曲到提供的各种互动服务,都是以有趣、开心、好玩为核心,体验好,才会继续来支持。因此在运营上,会设置各种有关粉丝和偶像互动的不同层次的互动体验,比如制作人大赏、握手会、投票权等等;甚至会场温度是否舒适、座位是否舒适,也是一种体验。通过各种良性体验来增强粉丝粘性,才是女团继续发展的支撑。

  和演艺人员、明星不同,对于偶像的管理,女团对成员和粉丝的交流会有各种规定,比如不能和粉丝在微博评论中直接互动,也不能私信回复粉丝;不能随意给粉丝签名和合影自拍等。握手只能在握手会等场合,粉丝达到一定的条件后才能获得的福利。

  对于和粉丝的关系,有的女团成员开始会觉得有点羁绊,但粉丝是支撑偶像文化的重要一元,所以在慢慢适应;有的成员则已经习惯于和粉丝分享与被分享,相互鼓励一起变好,在这其中寻找到一种归属感;有的女团成员觉得每周的公演都能见到粉丝,就好像朋友每周一聚一样,很亲切。

  养成系偶像,相比于影视娱乐和流行音乐,依然算是一个小众文化,在大众的印象中,似乎只是宅男宅女们的所爱。即便是女团成员的身边人,也以为和拍广告、做明星差不多。一些女团成员有的是舞蹈老师帮自己报的名,有的是网上无聊看到便报名试试,有的是被朋友“拉下水”,只有那些受着日韩文化影响,喜欢着早安少女组、AKB48长大的女孩们,才清晰的希望自己也成为像渡边麻友(AKB48成员)那样在台下正统,一上台便闪闪发光、无比耀眼的偶像。

  关于未来,偶像学园女团里年纪最小,只有12岁的赵藜莹调皮地说,“加入女团,会学到不少才艺,以后不会什么也不会呀!”而对即将成为大三学生的林张雅而言,虽然未来的规划还比较模糊,但是自己父母所希望的正轨道路和自己所喜欢的道路目前都不会放弃,自己所选择的会摸索下去,尝试一下可能性。

欢迎联系我们

 

如果您有悄悄话想告诉我们,欢迎私信@看见微博;
如果您也有故事想通过摄影的方式来讲述,欢迎来稿。
邮箱:sinaphoto@vip.sina.com

《看见·看不见》新书已上市,讲述有力的图片故事。

“未熟感”偶像养成记

摄影:一星 编辑 | 米杜     新浪图片出品 2017-08-08 09:44:45

1/35
  • 养成系偶像大多以团体形式出现,又以女子团体居多。养成系偶像入行门槛很低,一个什么都不会的素人(即普通人)通过程式化的培训和包装,很快成为能唱跳演的偶像。这种孵化、养成、优化的过程正是吸引许多年轻人喜爱的原因。“可面对面”、“未熟感”是养成系偶像最大的不同点。

  • 新晋养成系偶像——“偶像学园”女子团体的演出现场。粉丝体验是养成系偶像最核心的要素。从舞蹈歌曲到各种互动服务,都是以有趣、好玩为标准,甚至会场温度是否舒适、座位是否舒适,也会被纳入考虑。为此,不少女团每周都会有安排公演,甚至还有固定的剧场。

  • 粉丝们激动地跑到观众席的后排过道上跟着音乐舞蹈一起high。养成系偶像最大的特点在于亲近感,接地气,有如邻家小妹。而他们的粉丝则更像足球俱乐部的球迷,在固定的剧场,以相对固定的频次看偶像们的演出。

  • 受日本影响,养成系偶像的粉丝有如“客人”,偶像们会对粉丝也会表现出更多的热情、礼貌和感恩。公演中,台上的女团成员们会对台下的粉丝深鞠躬多次,表示感谢。

  • 一群粉丝守在剧场外等待偶像出来。每次公演结束后,都会安排粉丝和偶像近距离“打招呼”和短暂交流的福利。一位女团忠粉说:“我喜欢这些女孩子是因为她们也像普通人那样,不那么完美,有点小脾气小缺点,很真实,但是她们又很努力,看着她们一步步变得越来越好,这种感觉很好。”

  • 女团学员们不停挥手和弯腰对粉丝表示感谢。虽然粉丝是养成系偶像的核心,但在拉近和粉丝的关系的同时,女团还会特意保持一定的距离和神秘感,比如不能和粉丝在微博评论中直接互动,也不能私信回复粉丝,不能随意给粉丝签名和合影自拍等。

  • 在公演后,粉丝可以获得和学员近距离见面和拍照的机会,但握手这种福利则只能在“握手会”等通过一定的条件后才能获得。这是一名看满200场的骨灰级粉丝获得了和自己喜欢的偶像学园“桥组”合影的福利。

  • 一位女团成员生日那天,粉丝应援会特意制作了印着粉丝的昵称的生日服饰来支持自己的偶像。对于和粉丝的关系,有的女团成员已经习惯于和粉丝相互分享,相互鼓励,她们在其中寻找到一种归属感;而有的更是觉得每周见粉丝就好像朋友每周一聚一样。

  • 在一些特殊的公演后,会有女团成员和小组人气投票。投票等活动不仅让粉丝的参与感更强,增加了粉丝的黏性,也代表着女团内部的人气高低,象征着养成系偶像背后激烈的竞争机制。

  • 女团演出现场,人气高的学员照片被摆放在现场吸引粉丝。养成系偶像团体内部通常会有一定的淘汰机制,譬如“偶像学园”前3期从2000多报名者中只招收了20多人,出道前淘汰率超过50%,而即使进入到女团中,也并非从此高枕无忧。

  • 演出台下,其他学员戴着口罩观看表演。女团里通过了重重训练的学员可以进入表演组,剩余的则成为练习生或者被劝退。如果进入表演组后出现跟不上的情况,依然有被劝退的风险。虽然“偶像学园”还未出现过被劝退的情况,但出道后因为伤病和学业,已有4名成员相继退出。

  • 一次彩排中,一名不能上场的成员在后台跟随一起跳舞。为了给自己争取更多的机会和舞台,一些努力的成员不仅学会了本职舞蹈,还努力自学其他成员的舞蹈和不同的舞蹈站位。

  • 在练习房,两位女团成员让同伴拍下自己走路的视频,比较谁的腿更细。作为偶像的女孩子们,非常注重外表和外形。因为高频次的演出,近距离的接触,跳得好与不好,都无法欺骗台下的粉丝,而粉丝的喜好,决定了她们能走多远。

  • 2017Chinajoy(中国国际数码互动娱乐展览会)上,一名前女团成员来看望曾经的同伴。离开女团的她,因为工作性质的变化,服饰的风格也变得完全不同。目前从事影视和广告方面工作的她依然还在这个圈子,没有了偶像的“包袱”,她有了更多的选择机会,“偶像不能谈恋爱啊,但是成为明星可以!”

  • 因为粉丝的偏好,养成系偶像的年纪通常都不大,其中不乏正在读书的学生。有些学员不在女团常驻地上海,每周都要从外面赶来。其中几名尚在读书的学员为了空出时间练舞和表演,拖着行李直接来到剧场一起讨论学校作业。虽然形色匆忙,但学员觉得这样反而让学习效率大大提高。

  • 赵藜莹是女团里最小的成员,只有12岁,不过她却比同龄人显露出更多的自信和成熟。在一次棚拍中,她熟练地在镜头前凹造型。关于未来,赵藜莹认为还是有点遥远,她觉得加入女团,至少“会学到不少才艺,以后不会什么也不会呀!”

  • 夜里将近十一点,彩排结束后,几名外地的女团成员在路边打车准备去酒店休息。“虽然未来的规划还比较模糊,但是自己父母所希望的正轨道路和自己所喜欢的道路目前都不会放弃,自己所选择的会摸索下去,希望给自己人生一段不一样的经历。” 今年上大三的学员林张雅说。

  • 粉丝和偶像告别,女团成员以心形手势回应。有观点认为,养成系偶像的繁荣和现代经济社会的发展联系紧密,人们越来越需要治愈偶像,而不是不可触及的造神。也许正如日本对养成系偶像的定义,他们贩卖的不仅是才艺,更是梦想和青春——看着偶像成长,会觉得通过努力再平凡的人也能成功。

视频

收藏成功 查看我的收藏

已收藏!

您可通过新浪首页(www.sina.com.cn)顶部 “我的收藏”, 查看所有收藏过的文章。

知道了

0
凤凰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