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州移民:难逃回乡宿命

摄影 | 陈有为 编辑 | 马俊岩 新浪图片出品

一个年轻人走在浙江温州新泽移民区的街道上,一脸困顿。新泽的移民,一部分是温州当地移民,同时因其毗邻双屿工业区,也便有大量来自全国各地的务工者。外来移民在这个城市奋斗,最后还是不得不还乡——被这里高企的房价、高昂的生活和教育成本,驱赶回了故乡。

温州移民:难逃回乡宿命

文|陈有为

  《温州移民区(新泽)》是新浪支持的一个摄影创作基金项目。

  从2013-2017年的五年时间,新泽这个与我目前的居住地毗邻的移民区成为我摄影关注的区域。

  这里的移民大致有两部分组成,一部分是上世纪90年代温州修建泽雅水库从山上迁移下来的一部分泽雅村民,“新泽”这个名称意会就是“新的泽雅”,以抚慰当年的移民;另一部分就是来自全国各地的务工人员,新泽的周边是温州鹿城的双屿工业区,这里需要大量的用工,而千里迢迢来到这里的工人需要廉价的住所。于是这些失去了土地的居民,或压缩自己的居住空间或将房子扩容,来吸纳租户,以获得额外的收益。这么多年来,“双重移民”在这里和谐相处。

  新泽最初吸引我的是这里旺盛的人间气息,以及“四海为家”的人情味,它应和了我对于尘世的最初理解和想象。在这个人情趋于淡漠的时代,在这个多种籍贯和来源的人士混居的区域,在这些远离家乡的人身上,我恰恰感受到了浓郁的“家”的气息,以及人的肉身气息。

  然而这里终归不是他们的家,在这个城市奋斗多年甚至十数年的人,最后还是不得不还乡——被这里高昂的房价、生活和教育的成本,驱赶回了故乡。

  2016年,温州发生多起房屋倒塌和爆炸事件,这让政府下定决定,开展“大拆大整”。新泽的所有楼房被鉴定为C、D级危房,这就意味着绝大部分的住户要搬离,大部分房屋要被拆除。

  新泽面临一次“脱胎换骨”的新生。我的拍摄也将暂告一个段落。

欢迎联系我们

 

如果您有悄悄话想告诉我们,欢迎私信@看见微博;
如果您也有故事想通过摄影的方式来讲述,欢迎来稿。
邮箱:sinaphoto@vip.sina.com

《看见·看不见》新书已上市,讲述有力的图片故事。

温州移民:难逃回乡宿命

摄影:陈有为 编辑 | 马俊岩     新浪图片出品 2017-07-31 11:50:06

1/35
  • 温州当地移民是指上世纪90年代温州修建泽雅水库时,从山上迁移下来的一部分泽雅村民,“新泽”这个名称意会就是“新的泽雅”,以抚慰当年的移民。这些失去了土地的居民,或压缩自己的居住空间或将房子扩容,来吸纳外来务工者居住。这么多年来,“双重移民”在这里和谐相处。

  • 新泽的边上是一个香火不甚旺盛的宫殿洪仙宫,远处的山上也是一个宫殿,山顶修建了健身步道。拍摄的间隙,我也时常到那里,俯瞰新泽。洪仙宫紧闭的门外是一辆被烧毁的轿车,几年来没有移动过。图为2015年9月23日,洪仙宫。

  • 新泽的边缘,铁道金温线从新泽后面的山中穿梭而过。这是2014年7月20日,新泽,黄昏时间等待通过铁道线的人群。

  • 与新泽毗邻的双屿工业区有大量鞋厂,实行流水线作业和计件工资,外来的年轻人坚守在生产的各个环节。图为2014年4月27日,双屿工业区某鞋厂。

  • 2014年4月27日,一个打呵欠的年轻人,坐在双屿某鞋厂的机台上。简单、重复和长时间的工作,令人疲倦。

  • 2013年12月26日,新泽附近炉田一带。近年关的时节,他们在夜晚打理行装,回家过年。很少有人知道,明年他们还会不会来新泽。近年来,鞋厂的老板经常很发愁,他们有时拉起红色横幅,开高工资并且兑现给员工的福利承诺,以此艰难度过“用工荒”。

  • 2014年3月23日,新泽一带的台球房,几个工休的年轻人在打台球。南腔北调在球房内交融。

  • 年轻人去附近的工厂务工,年长者和妇女被留下来照顾家庭和儿童,闲暇时间我们会聚在一起聊聊家常。图为2014年4月12日,炉田,围坐打麻将的人。

  • 新泽最初吸引我的是这里旺盛的人间气息,以及“四海为家”的人情味,它应和了我对于尘世的最初理解和想象。图为2014年1月1日,一些年轻人在计生用品夫妻保健品商店前聊天。

  • 男子当街闲站,打量走过的女子。新泽的日常生活里,有极为旺盛的人的肉身气息,直接、茂盛。图为2014年3月23日,炉田的街道。

  • 遇见相识的,或老乡,递个烟聊上几句,这样的场景在新泽的角落里随时都在发生。在这个人情趋于淡漠的时代,在这个多种籍贯和来源的人们混居的区域,在这些远离家乡的人身上,我恰恰感受到了浓郁的“家”的气息。图为2014年1月1日,新泽。

  • 新泽有时候是很安静的,是一种和谐的宁静感。图为2014年3月22日,一只猫跑过新泽的街道。

  • 外地务工者通常携家带口来到温州,青年人去工厂务工,妇女留下来看护家庭和幼童,闲暇的时间,她们也会做一些在家里就可以完成的小工。图为2013年10月9日,新泽,在巷子里做工的妇女。

  • 这样的眼神在新泽时常可以撞见。对于那些来到温州谋生的人而言,这个城市不是他们的家。在这个城市奋斗多年甚至十数年的人,最后还是不得不还乡的人不在少数。图为2013年10月14日,新泽近郊的温州街头,一个女人阴郁凌厉的眼神。

  • 在新泽的街上,你时常可以看见穿着时髦、酷炫的年轻人,她们白天离开新泽,夜色中回来。新泽对于她们而言,只是在这个城市的一张令人忧伤的床。图为2014年3月22日,一个穿短裙的女青年走过新泽的居民区。

  • 2015年2月1日,新泽附近的市集。外乡人在这里采购到日用品和价廉的衣物。各地的小吃也在这里风风火火。

  • 新泽有它自己的色彩美学,红色和绿色是这里的妇女首推的颜色。图为2015年2月1日,新泽附近的市集,两个穿绿色衣服的妇女从一辆黑色轿车前走过。

  • 2014年4月10日,两个站在巷子里的女青年,她们像在观望,又像是在等待。这是新泽慵懒的一面。

  • 2014年1月1日,两个有纹身的年轻人。他们应该在附近的工厂上班,这是新年的第一天,也许只有这样很酷的发型,才足以表达他们被抑制的青春。

  • 2016年,温州发生多起房屋倒塌和爆炸事件,政府下定决心开展“大拆大整”。新泽所有楼房被鉴定为C、D级危房,这就意味着大部分房屋要被拆除,大部分住户要搬离。新泽面临一次“脱胎换骨”的新生。图为2016年8月10日,炉田拆迁现场,外乡人打量我的眼神有惊人的相似。

  • 瓯江边的年轻人。从新泽出发,沿着康华路、泰力路,很快就到达瓯江的江堤。瓯江是温州的母亲河,它穿过温州这个城市,从西往东流入东海。瓯江沿岸也是温州城市的黄金地带。这些男女青年,他们在纳凉时候或许也在谈论着他们的未来。

视频

收藏成功 查看我的收藏

已收藏!

您可通过新浪首页(www.sina.com.cn)顶部 “我的收藏”, 查看所有收藏过的文章。

知道了

0
凤凰平台注册开户